多看書可以增長自己的知識,充實自己的腦袋,最近看到這本書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覺得很不錯,很想買來看看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朋友推薦我上網路書局買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不止省去交通通勤的時間,還會幫你把書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宅配到家,覺得對朝九晚五的小資族真的很方便,如果你也想買這本書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也可以上網路書局比價看看,或是逛逛其他的書籍也不錯唷!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商品網址: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1291128&RID=C1000302652&lid=book_class_sec_se&actid=WISE

商品訊息功能:

商品訊息描述:


























    •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知名設計師林小乙操刀設計•絕對典藏概念




      ※經典翻譯、全新校訂








      《古都》為川端康成晚年於1962年發表的中篇小說。書名「古都」指的就是京都。








      佐田千重子是京都一間和服批發生意商的千金,20歲的她始終知道,自己是太吉郎與阿繁所撫養的棄嬰。八坂神社一次偶然的遭逢,千重子懷疑自己有一位雙胞胎姊妹,打聽後發現這個名喚苗子的姑娘就住在京都背面北山的杉村,並在北山之北的杉林區工作。








      而暗中追求千重子的日本傳統的編織工秀男,在一次誤會中錯認了苗子,也由於地位差距而不敢向千重子表達愛意,轉而追求苗子;苗子婉拒,因為她知道秀男心中愛慕的是雙胞胎姊妹。






      最後千重子依據日本傳統的媒妁之言,招贅同業大店「水木商店」的長子水木龍助--龍助的弟弟真一,則是千重子兒時的玩伴。








      《古都》描述一對孿生姊妹迫於生活的無奈,各自展開了不同的人生際遇,在她們分離與相遇的過程中,作者不僅引領我們瀏覽了一趟典雅的京都祭典之旅,也彷彿在訴說著舊時代的日本與新時代的日本,終將有各自的去路。








      《古都》基本上表現出日本傳統的美學思想,協以日本傳統祭典所表現的內在拘謹心理意識,透露文化中的物哀、風雅、與幽玄的獨特美感。《古都》是川端康成末年之作,談的是作者一貫關心的主題:兩性間的鴻溝、兩性差異的焦慮、單純無邪的嚮往、人與自然的結合、環境和個性的結合--同時探討居住戰後古都京都的藝術家對現代與傳統的愛憎情理:現代很吸引人,卻也使人迷惘,如何迎接現代化並保留傳統,永遠是需要面對的疑問。


















      • 作者介紹





        川端康成

        1899年6月11日生於大阪,幼時父母相繼過逝,靠祖父川端三八郎扶養成人。川端小時候因祖父、父親皆為漢醫,在耳濡目染之下,川端受到中國文化的影響算是相當深遠,他喜好自然,嚮往「禪」境。在他的文學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文化背景的痕跡。川端大學畢業之後,擔任《文藝春秋》編輯委員,1926年連載他的成名著作《伊豆的舞孃》。1949發表《千羽鶴》,此文使他獲得「藝術院獎」。1934年開始陸續發表《南方之火》、《淺草祭》、《雪國》等作品,1956年,他的作品《雪國》被譯為英文,在美國發行,《千羽鶴》被譯成德文,在德國出版。1968年川端康成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川端是第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人,在亞洲是第二人。前印度詩人泰戈爾為亞洲第一人,好在泰戈爾能用英文寫作,易為西方評審接受,川端康成則只用日文寫作,能夠獲此殊榮,意義確實不凡。







      • 譯者介紹





        唐月梅








        海南文昌人。195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東方語文學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學客座研究員、橫濱市立大學客座教授。著有《日本現代文學思潮史》、《日本人的美意識》,譯有三島由紀夫的《春雪》、《假面的告白》、《潮騷》、《愛的飢渴》、《金閣寺》、《香煙》,以及井上靖的《射程•黯潮》、《井上靖小說選》,川端康成的《古都》、《舞姬》、《湖》、《我在美麗的日本》,與山崎豐子《浮華世家》等。
























      【導讀推薦】








      2018勞工紓困貸款「古都」當然是指京都,此一中篇小說是川端從一九六一年十月八日起至翌年的一月在朝日新聞連載的;此書的單行本的後序中,川端表示自己在執筆實因為服用多年的安眠藥中毒很嚴重,因此大部分是在朦朧狀態中寫的,告白這是「我的異常下的產品」,身心都是處於一種高度的危機感,但是事實上作品完全未見有任何衰弱與紊亂,題材本身也並未有什麼異常,反而為川端小說中比較接近日常一部作品;川端因為自己不安,不斷加以修正之外,並請京都人將其中的對白修改為京都腔。








      小說是以京都舞台,並以北山杉的窮人家女兒苗子與從棄嬰而讓西陣大和服批發商養大的千金小姐的千重子兩位美麗的雙胞胎姊妹為主軸,將傾慕她們的秀男以及龍助捲進來,而有著離奇的命運與邂逅。








      小說的主角雖然是姊妹花,但是另一方面在讀小說的同時會覺得小說真正的主角是京都美麗的四季以及在京都人的生活;小說中出現的場景有平安神宮的賞花、嵯峨的尼姑庵、植物園的楠樹、葵祭、鞍馬寺的伐竹會、祇園祭的宵山、大文字燒、時代祭、南禪寺、圓山公園的左阿彌、粉雪等,像是在欣賞描繪京都四季的祭典以及一年中各種行事的彩圖般,像是地理、風情小說;當然不僅是看得見的景色,川端還熟練地勾畫出守護著古老傳統的和服批發商、西陣的織屋等等京都人的生活與氣質,以及蘊藏在其深處的熾烈的對於工夫、設計等的熱情。








      小說究竟是背後的景物襯托人物呢?還是用人物來凸顯京都景物呢?「古都」給人的感覺是後者,也就是景物為主的傾向較強,等於是京都的風情詩;像千重子是遭拋棄在弁柄格子窗的古風老鋪的門前,這是明治維新前京都町屋的建築,千重子養父的太吉郎幾乎都未曾加以改變,因此店本身也有百年以上的歷史;;川端所秒寫的當時的都會的京都,現在在日本已經像是另一乾坤,像是千重子養鈴蟲的古丹波壺的壺中天地。








      「古都」在川端文學中也是極為日本的、正統的小說,雖然故事是比較稍微通俗的小說,但是其中還是有飄逸著一些妖豔的氣氛,像是雙胞胎姊妹花的關係已經超越了宿命的血親之愛,而與同性戀似的感情相通,此外也處女崇拜的美學。








      戰後川端的出發點是他對源流的傳統的自覺,「古都」中的男人都是從事傳統紡織藝品的人,其前途並不樂觀,不論是描繪圖案、手工織錦等,均有即將消失的預感,此外當時川端寫的一些京都的社寺、名勝的古老祭典或是街景,甚至自然的風物,現在和四十幾年前比起來,有不少已經失去了;但是傳統是有兩種表情的,在人為的創造上是未知的,但是結果是已知的,此外傳統還有兩種不可解的面孔,便是創造與破壞,完成與未完成,自然與人為,「古都」的伏流便是傳統的這種難以理解的傳統的形象,像小說一開頭的千重子所著眼的在紅葉枯木上寄生的兩株堇花,便是生命所不可避免的衰退以及生命自己所追求的更新;千重子在古丹波壺中養鈴蟲也是如此,為了無限地讓生命延長,生命本身會衰滅,為了更新生命便必然出現犧牲者,或是還有其他的選擇?「古都」的風景渲染出與生命相關的濃厚的犯罪性,同時也織出傳統此一風景,因為兩者均有衰滅與更新的這種共通的作業。








      苗子生活的北山杉的風景也看得出有自然的生命與人為的苛責相剋的模樣,川端對人造林所完成的風景的美,視為是人為對自然的冒瀆的結果,不過在該處,人又搬進了傳統的東西,讓人為的犯罪性當作一種無可避免的宿命而沈澱,因此傳統絕非自然本身,自然終將毀滅,人不斷冒瀆自然,然後讓原本的生命能永續發展;這是川端所描繪的風景並非僅是是觀光指南,依然瀰漫了川端流的寓意。






      千重子也是川端的典型的理想的女人,溫柔體貼、優雅,而且比中宮寺與廣隆寺的彌勒還美,精神純粹,像是天上之人,是超越現實之美;此外,千重子對於與自己無血緣關係的養父的感情令人矚目,在戀父情結下不斷淡淡地迴避與其他男人的關係,排除與男人的性的因素,反而是對同性(女性)較為親近,但是這些光景充滿了無心與無垢,姊妹花唯一一起過夜的那晚屋外飄著粉雪,象徵著兩人進入一個共同驅逐性愛的世界;「古都」是無結局的愛情故事,如果繼續寫下去將會如何呢?川端自己說「或許是悲戀、悲劇吧!」但是古都也會有永遠持續的新的生命的鼓動吧!








      劉黎兒




















      編/譯者:唐月梅
      語言:中文繁體
      規格:精裝
      分級:普級
      開數:10.8*16.8
      頁數:336

      出版地:台灣













    商品訊息簡述:






      玉山協商

    • 作者:川端康成

      追蹤







    • 譯者:唐月梅








    • 出版社:木馬文化

      出版社追蹤

      功能說明





    • 出版日:2015/9/23








    • ISBN:9789863591504




    • 語言:中文繁體




    • 適讀年齡:全齡適讀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

    商品網址: 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kmcode=2018611291128&RID=C1000302652&lid=book_class_sec_se&actid=WISE

    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評價,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哪裡買,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評比,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推薦2017,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價格,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特賣會,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折扣價,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推薦好書,古都(川端康成 諾貝爾獎作品集3)好書推薦

    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天濛濛亮,我們一家四口總是太早抵達,一個拖一個,越過沙漠般的四號公園,在一棟頗氣派的電梯大廈前集合。每年暑假我跟妹妹都來這裡游泳,不是住戶,得花三十塊買入場券,才能跟其他小孩一樣豪邁跳進水裡,浮板、游泳圈、西瓜造型的空氣球,在空中泳池裡載沉載浮。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但我們不是來游泳的,身上是水壺和簡便背包,我們和身旁許多不知名的家庭一樣,在等一台會在七點整抵達的遊覽車。許多疲倦的父母排著隊,交一點錢,把身體和意志交給導遊,以便展開一趟屬於周末的家族旅行。這種不知何時流行起來,名之兩日或一日遊的包套行程,糟糕的地方很多;走馬看花的景點,無所不在的推銷,以及過度疲勞的駕駛。當我們停在一個森林遊樂園或某座瀑布,從停車場緩緩走下來時,身後是一整排同樣的,急著想讓自己恢復精神的司機,他們的情緒被時間切得零碎。所謂休息,並不是放開方向盤的時間就算數。從小學時我就極度抗拒這樣的家庭旅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理由,純粹只是覺得一點也不好玩,而且早起很痛苦。但沒有一次抵抗成功,總是在半昏沉中,被載到了台南或宜蘭,和親戚或鄰居們團團坐,吃一碗牛肉湯或海鮮拼盤,再住進某間渡假村。有次我堅決不出房門,拒絕加入在池畔玩水的小孩群,寧願窩在床上看帶來的書。我媽急了,竟在盛怒之下敲斷一根木梳,「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樣子!」乍看像是完全不搭軋的兩件事,但後來我醒悟,那或許就是父母急於帶我們出遊的理由──那是一個「家庭」應該有的樣子。寒暑假作業裡的父母親身影,你們去了哪些地方、吃了什麼,遠大於開不開心。在那樣的圖像裡,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回程車上,親戚探頭過來說,你們家小孩最乖了。一切有了交代。不知有多少人一生被這句話綁死。母親要有母親的樣子,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後來我讀一篇訪問,那個向來致力於性別議題的作家談起,他非常討厭某個時尚雜誌專題裡寫到的,每個少女都應該交一個可以幫妳挑選衣服的Gay Best Friend──「好像那是一個包包」。人不是配件。但沒有配件的人,往往手無寸鐵。升國中的暑假,我一個人又去了那座游泳池,和住在那棟大廈裡的男同學比賽游泳,在連輸我幾次之後,我們起了爭執,他惱怒的大吼,妳又不住在這裡,憑什麼來這裡游泳!我的泳帽裡還藏著那張三十塊的進場票根。但重點或許不在那張票,而是我並不是他想像的那個樣子。也不真的住在附設游泳池的高級大廈裡。忘記那一日是怎麼結束的了。連頭髮都沒吹,濕漉漉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我在想什麼呢?而如今我只希望,能成為不需要任何配件的大人。(中國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天濛濛亮,我們一家四口總是太早抵達,一個拖一個,越過沙漠般的四號公園,在一棟頗氣派的電梯大廈前集合。每年暑假我跟妹妹都來這裡游泳,不是住戶,得花三十塊買入場券,才能跟其他小孩一樣豪邁跳進水裡,浮板、游泳圈、西瓜造型的空氣球,在空中泳池裡載沉載浮。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但我們不是來游泳的,身上是水壺和簡便背包,我們和身旁許多不知名的家庭一樣,在等一台會在七點整抵達的遊覽車。許多疲倦的父母排著隊,交一點錢,把身體和意志交給導遊,以便展開一趟屬於周末的家族旅行。這種不知何時流行起來,名之兩日或一日遊的包套行程,糟糕的地方很多;走馬看花的景點,無所不在的推銷,以及過度疲勞的駕駛。當我們停在一個森林遊樂園或某座瀑布,從停車場緩緩走下來時,身後是一整排同樣的,急著想讓自己恢復精神的司機,他們的情緒被時間切得零碎。所謂休息,並不是放開方向盤的時間就算數。從小學時我就極度抗拒這樣的家庭旅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理由,純粹只是覺得一點也不好玩,而且早起很痛苦。但沒有一次抵抗成功,總是在半昏沉中,被載到了台南或宜蘭,和親戚或鄰居們團團坐,吃一碗牛肉湯或海鮮拼盤,再住進某間渡假村。有次我堅決不出房門,拒絕加入在池畔玩水的小孩群,寧願窩在床上看帶來的書。我媽急了,竟在盛怒之下敲斷一根木梳,「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樣子!」乍看像是完全不搭軋的兩件事,但後來我醒悟,那或許就是父母急於帶我們出遊的理由──那是一個「家庭」應該有的樣子。寒暑假作業裡的父母親身影,你們去了哪些地方、吃了什麼,遠大於開不開心。在那樣的圖像裡,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回程車上,親戚探頭過來說,你們家小孩最乖了。一切有了交代。不知有多少人一生被這句話綁死。母親要有母親的樣子,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後來我讀一篇訪問,那個向來致力於性別議題的作家談起,他非常討厭某個時尚雜誌專題裡寫到的,每個少女都應該交一個可以幫妳挑選衣服的Gay Best Friend──「好像那是一個包包」。人不是配件。但沒有配件的人,往往手無寸鐵。升國中的暑假,我一個人又去了那座游泳池,和住在那棟大廈裡的男同學比賽游泳,在連輸我幾次之後,我們起了爭執,他惱怒的大吼,妳又不住在這裡,憑什麼來這裡游泳!我的泳帽裡還藏著那張三十塊的進場票根。但重點或許不在那張票,而是我並不是他想像的那個樣子。也不真的住在附設游泳池的高級大廈裡。忘記那一日是怎麼結束的了。連頭髮都沒吹,濕漉漉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我在想什麼呢?而如今我只希望,能成為不需要任何配件的大人。(中國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天濛濛亮,我們一家四口總是太早抵達,一個拖一個,越過沙漠般的四號公園,在一棟頗氣派的電梯大廈前集合。每年暑假我跟妹妹都來這裡游泳,不是住戶,得花三十塊買入場券,才能跟其他小孩一樣豪邁跳進水裡,浮板、游泳圈、西瓜造型的空氣球,在空中泳池裡載沉載浮。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但我們不是來游泳的,身上是水壺和簡便背包,我們和身旁許多不知名的家庭一樣,在等一台會在七點整抵達的遊覽車。許多疲倦的父母排著隊,交一點錢,把身體和意志交給導遊,以便展開一趟屬於周末的家族旅行。這種不知何時流行起來,名之兩日或一日遊的包套行程,糟糕的地方很多;走馬看花的景點,無所不在的推銷,以及過度疲勞的駕駛。當我們停在一個森林遊樂園或某座瀑布,從停車場緩緩走下來時,身後是一整排同樣的,急著想讓自己恢復精神的司機,他們的情緒被時間切得零碎。所謂休息,並不是放開方向盤的時間就算數。從小學時我就極度抗拒這樣的家庭旅行,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理由,純粹只是覺得一點也不好玩,而且早起很痛苦。但沒有一次抵抗成功,總是在半昏沉中,被載到了台南或宜蘭,和親戚或鄰居們團團坐,吃一碗牛肉湯或海鮮拼盤,再住進某間渡假村。有次我堅決不出房門,拒絕加入在池畔玩水的小孩群,寧願窩在床上看帶來的書。我媽急了,竟在盛怒之下敲斷一根木梳,「小孩就要有小孩的樣子!」乍看像是完全不搭軋的兩件事,但後來我醒悟,那或許就是父母急於帶我們出遊的理由──那是一個「家庭」應該有的樣子。寒暑假作業裡的父母親身影,你們去了哪些地方、吃了什麼,遠大於開不開心。在那樣的圖像裡,小孩只是父母身邊的配件,被帶在身邊,走來走去,製造出一個和樂的幻覺。回程車上,親戚探頭過來說,你們家小孩最乖了。一切有了交代。不知有多少人一生被這句話綁死。母親要有母親的樣子,女生要有女生的樣子。後來我讀一篇訪問,那個向來致力於性別議題的作家談起,他非常討厭某個時尚雜誌專題裡寫到的,每個少女都應該交一個可以幫妳挑選衣服的Gay Best Friend──「好像那是一個包包」。人不是配件。但沒有配件的人,往往手無寸鐵。升國中的暑假,我一個人又去了那座游泳池,和住在那棟大廈裡的男同學比賽游泳,在連輸我幾次之後,我們起了爭執,他惱怒的大吼,妳又不住在這裡,憑什麼來這裡游泳!我的泳帽裡還藏著那張三十塊的進場票根。但重點或許不在那張票,而是我並不是他想像的那個樣子。也不真的住在附設游泳池的高級大廈裡。忘記那一日是怎麼結束的了。連頭髮都沒吹,濕漉漉走在回家的路上時,我在想什麼呢?而如今我只希望,能成為不需要任何配件的大人。(中國時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債務清償互助網




    94560FF0AD14964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swqu5vlapndm 的頭像
rswqu5vlapndm

好康消息活動

rswqu5vlapnd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